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中国汉服网 汉服资讯评论45,171字数 10152阅读33分50秒阅读模式

来源:华研会

按:有一些早期的兴汉同道奉劝我们不要参与个人恩怨,我们要说,这不是个人恩怨,而是涉及到了兴汉大义!对个人恩怨,我们华研会没有一毛钱兴趣,我们坚决力挺寒音馆主的根本原因,是刘帅推出所谓的清汉女装,这是对汉服运动的可耻背叛,没有妆束复原的背书,这个玩意出不来,出来了,以它那比无盐还丑的颜值,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市场,当今也不会有那么多无底线的所谓汉服商家趋之若鹜地推清汉女装。既然做得出来这种没底线的事,那就要做好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准备!当初认同刘帅推清汉装的,或者在这个事上不作为的,我们才不管你是谁,什么汉服运动元老不元老,同样都是一样鄙视!最起码,你们是严重的失职!一个全是早期兴汉同道组成的装束复原团队,却推出了清汉装,这本身就是巨大的讽刺!不管你有多少理由。这里面没有内奸,说出来都没有人会信!

  既然警告后依然求锤,既然拱手相让远远躲开多年后,依然不依不饶地大规模抹黑、造谣、破坏、封杀他人甚至旁人至今,依然污蔑其他创始人时隔数年发声是“眼红”“蹭光”“商业纠纷”“冒名”“抢商标”。那我们就揭开伤疤,用记录陪你回忆事实。

    回顾一轮,才意识到:一切的源头,并不像我刻在回忆中那般单纯,诈骗或许从第一天就开始筹划了:

一位没有任何资金、技术成果、设计能力、审美、人员、场地、渠道的骗子,通过物色筛选单纯不计较的冤种,打着公益旗号诓骗组建义务团队,义务考证设计、义务制作,强调非商业(实际2005年一开始就有商单);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让我们只凭热爱,不求利益,一起来义务设计这百套汉服吧结识后立马私下造谣,踢出第一批成员,后续也同样陆续造谣踢出所有创始成员。

第一批成果完成后,在团队成员均同意也可以进行商业操作的情况下,依然一人侵占所有共同成果,私下悄悄进行独自盈利,变卖共同资产而从不反哺团队;并以次充好、高价出清残次品,低成本暴利套现,被发现时拒不承认;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其自行注册周边品牌盈利属知情行为。大家为其义务帮忙。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但依然私下通过官微绕开其他成员接复原定单而不告知。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甚至私下将早期低成本作品以上万高单价打包出售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被发现接受定制,以出清残次品为由解释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开始正式出版成果作品图书,以小组声誉自行众筹六十万经费并独吞(并涉嫌卷款不兑现),由成员免费排版修图考证,并不做任何团队补贴,完全将集体成果作为个人敛财工具。仓促出版,不愿放更多考证。甚至创始成员还要自行花钱购买作品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出版前已提醒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到大规模出现商机后,私下抢注商标,以账号被盗为借口私下更改账号密码邮箱,以卑劣手段陆续清除所有创始成员,众筹敛财卷款;以十年积累声誉资源和已搭建平台,借学术继续吸引招揽不知情的新成员投入,许诺小组成员头衔,连环套利,进一步做大谋取私利,收取一场高达三十万的收益;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以成员私下招摇撞骗为由开除,直至我本人至今也依然被污蔑招摇撞骗。所谓“大家”实则其一人。

为打压有可能的潜在竞争者,持续不断对离开后的原创始成员倒打一耙、挑拨污蔑、造谣抹黑、迫害至今,作品也越发不学术、不严谨、混搭混乱、误导大众……也反复中伤团队内所有其他成员(包括最近还在为其站台的“所有”,我留个脸面不给你们截出来)及帮忙支持者,意见不合便发动水军小号攻击、全网拉黑,原本应当纯粹的学术与服饰圈搞的乌烟瘴气让人不想沾惹(包括现成员在内,均有海量截图为证,需要的可自行取阅)。许多回忆被我屏蔽多年,重看才越发醒悟。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有人提任何意见,包括善意意见,必须全网拉黑,拉帮结派抹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预言自己的长期合作方不会长久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长期免费用,但背后长篇累牍不满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问题是你还把她当枪来攻击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被发现大量商业化但不告知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此时已经修改密码账号,完成抢注计划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被迫离开后,持续数年至今的污蔑破坏狂轰滥炸,应该不少合作方都有耳闻,并知道我方从不出一句恶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已有大量合作方告知,依然持续至今四处背地造谣冒名顶替招摇撞骗,试图破坏合作,让人不齿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此事并非所谓的简单的利益纠纷、分赃不均,此事中的受害方大多并不计较金钱得失,甚至从始至终未谋取分毫,反而一直主动支持加害方合理商业化获利,唯一诉求仅仅是对成果处置的“知情权”;时隔多年发声也并非其小号水军所抹黑称“眼红”,而是多年来不堪其辱被扰至今。本人一再强调可放弃一切收益,仅需停止抹黑行为、正式声明道歉、恢复名誉。

人活一口气,从零开始贡献十年青春,不图一分一毫与任何名义,多年来不在任何团队场合多言,相信诸位皆知皆可作证,也未曾在任何合作单位面前闲话。忍让至今,依然不放过以往的恩人与伙伴,依然要遭受如此反复羞辱,只能揭露!服饰复原不仅是复原外形,也应当传承正衣冠的初心,如此下作让人不齿。

由于诈骗方所造谣言数量实在巨大、超出常人想象,时间蔓延过长,牵涉人员、机构数量过多,牵涉经济、诽谤罪行严重(甚至有大量无法放出者),为求公正,本文重新以对话记录一一回顾,一切以记录为准,均可查证,以下篇幅较长,有兴趣的朋可自行查看判断,将陆续放出。

 

翻开尘封的电脑和尘封的记录,

翻到2005年的夏天,少年的热血、纯粹和理想;

翻到了十年间,整个青春和伙伴们的探索、投入和坚持;
翻到了一点点逐渐拨云见月的兴奋、欣喜与分享;

又翻到了2011年开始陆续的异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谎言,和顾及颜面的隐忍与妥协;

翻到了2014年冬天,最后面对的贪婪、陌生、狰狞和不堪,旁观者的现实、冷漠,无助和心寒。

又翻到了回避、沉默,决定向前看、莫回头,继续前行,

但一再回避之下,持续至今不依不挠的抹黑、挑拨、两头骗、纠缠破坏和变本加厉。

向前看,莫回头。

不想一再揭开伤疤回顾,回顾是希望彻底画上句点。
不想伤害养大的孩子,但既然已死,那就埋了他吧。

既然还在纠缠求锤,那就陪你从头开始,回忆二十年。

1、缘起

2003年的冬天,因为搜索第一位着汉服出行者王乐天的新闻,知道了汉网。当时我认为,参加活动固然很好,但传统服饰断层以后的回归,应该建立在摸清历史的基础之上,先复原历史,再总结规矩,最后才有可能做适合今日的创作。

所以一两年间开始,彼时读高中的我,在网络上搜索不到更多的服饰资料,便开始掘地三尺发掘,看文献、看报告、看海外收藏,陆续写了几个帖子,分享新发现,甚至开始初步分析唐宋袆衣。大明衣冠服饰史论坛成立,成为版主之一,认识诸多同好,每天都很兴奋,每天都在找新的资料,每天都有一种拨云见月、拨开迷雾想和朋友们分享的喜悦(确实从当时开始,认识的同好们近二十年来至今如此)。

2、初识

2005年,有位叫溟的网友从论坛联系,她在计划写一本汉服纲要,有问题请教。交流多时,我建议若想梳理,需通读历代服志,分析重点报告图像,分时期分脉络分款式梳理。数月后,溟介绍了另一位自称想做汉服的网友花无缺,称想自己随便做几件钿钗礼服玩玩,一来就强调“没有给谁做”(实际已有需求)。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在吗,我想做几件钿钗礼服玩玩,不是给谁做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握手

从此开始,每天的对话关键词无外乎,“你太棒了,太强了,资料发我邮箱”,成百上千页狂轰滥炸的对话无非如此格式。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崇拜你,以及我想看大图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发我邮箱,都发过去吧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发了吗,我崇拜你,我整天就知道玩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有空帮我画个图吧,虽然我不说我要做啥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陈专家,只有你是真专家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都要,都给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太激动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想看,怎么办啊,发我邮箱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发

 

2005年末,我分享了一批日本复原的飞鸟、奈良等等服饰,包括高松冢、正仓院到江户武家小袖,那也是我第一次认识到“复原”这个概念,通过不一定完整的

文物信息,推拟再现原貌。刘某看了也很兴奋,要全部发邮箱,当然我也强调了日本元素的差异(但在其个人作品中马上出现了直接模仿)。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都发给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发了吗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十八年了,那批视频还在我的电脑里

这批视频以及图册,后来就成为了复原模式的灵感触发来源。

3、发起

“发我邮箱”,套了几个月的资料。2006年1月,看了日本复原视频以后,刘某提出,他有一个北京的百套订单让他设计,可以和介绍人溟、欧阳一起设计,“你不是想复原历史吗?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合作了,当然我们都不求利益,这些做出来就没有什么利益,我们不是作为商业用途,只凭热爱,发到网上给大家下载…”明明有订单,却洗脑强调“大家参与都是义务,这不是商业”。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当然这些都是义务的,这不是商业行为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有你我太高兴了(我就不用费劲了)

在我的记忆里,这一大段文字里,我只记得几句话,“你太棒了”、“你不是想还原历史面貌吗?”、“你设计兼顾问”、“大家都是义务,这不是商业行为”、“结尾会有我们的名字”,通过非商业、会署名打消我们顾虑。

但却彻底忘了前提——是他有北京的一百套设计订单,希望我们义务加入。看到这我才意识到,我一直在埋头兴奋地分享,根本忽略了他的核心本质初始目的———

因为自己做不了,想让我们免费为他完成这一百套汉服订单的设计。

4、你都搞出来吧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好慢,发邮箱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先设计几款 扫描 我看看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先做50套,我还觉得少呢(设计费不够赚)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做了她可以卖的,虽然可以卖,到还是“非商业”怎么做呢

虽然刚说这是非商业,都是义务的,又说做完对方可以卖掉,当时年纪还小的我完全无意识。

从此以后,长达四五年甚至近十年,每天的对话便是,少年兴奋地分享历史款式资料、分享自己的新发现和成果,对方兴奋地说:那我们都做出来,怎么做?你设计吧、什么数据?什么样子?你发我邮箱,一次多发点。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多给我一些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汉服研究就是你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设计吧,没要你画多标致,看清楚就行

2006年,通过对照明代文献和李朝赐服记录,开始理解了明代礼服层次。虽然当时没有做成,但没想到十几年,最终还是陆续即将完成。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这些都不知道怎么做,好复杂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晕,没搞清吗?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不懂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不如发到我邮箱,一次多给我一些图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欧阳画错了听你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礼服别想了

彼时,除了资料丰富的日常服饰,我的兴趣点也开始关注礼服,陆续有了新发现,但礼服细节繁杂,听我讲了一轮,刘直接放弃(放弃至今)。

但当时高三的我怎能想到,虽然他放弃了,十几年后,我们被迫离开后,还是把唐宋明的礼服,陆续写了十几篇论文和科普,还是一点一点陆续初步复原出来。做到了在国家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中央电视台、清平乐等影视剧中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展示和科普。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十六年后,2021年,我们在中国国家地理•中国衣冠展示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2023年五月,孔子博物馆博协论坛《礼仪类服饰藏品整体呈现模式探讨》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意识到多样本归类问题以及互证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多看资料,意识到不可片面下结论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不绝对的标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流行变化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工艺织造问题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做到位完全的复原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找专业的工匠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汉声夹缬的故事

同时,意识到了面料工艺是一个核心难点,不可停留在外形的模仿,从工艺出发,或许才能更深入理解美感呈现的来源,更好地再现,才能为今日服务。那记录、探访工艺,就成为一个关键点。

看到这页时泪流满面。

高中的自己已经在看能找到的《汉声》的所有杂志和出版物,了解汉声的所有故事,也开始与其讲汉声故事。

哪里能想到,四年后,大学毕业的第一天,就去了《汉声》工作,调研、记录、整理全国各地的工艺,一做十年。并从工艺材质的角度出发,和工艺师们一起复原,一点点重织花罗绫绮,一个品种一个品种地探访,找到了故事里的主人公和他们的后代,重新印染织绣,开始用在了博物馆的复原再现中。

 

5、“他们都是骗子”

很快,在和我频密沟通一年后,第一批所谓的“骗子”出现了。

对方告诉我,除了他之外,从溟到欧阳到汉网到北京的订单方,所有的其他人都是骗子,让我远离他们(包括介绍人溟),千万不要把成果告诉他们,会被他们侵占商业化,是为他们自己来公司服务的,北京的公司也不可接触,(但所有成果发给他一人就行,我们是纯公益,我们义务做不商业,不用担心被拿走)。

看到这时感到深深的讽刺,哪里想到:此时处心积虑想造谣排挤其他人,独占成果的恰好是他自己,每一句说的都是他内心的计划!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的成果不要告诉他们。告诉我就好了。

面前一套,背后一套?

并不爱汉服,只是利用汉服汉文化?为将来开公司服务?

(原来这么早就把自己的计划讲出来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他们为了利益什么都干,都是在利用汉服

所以,这就叫内心的投射吗?自己想做的投射给所有人,没想到一直到后续的十七年反反复复的把自己的事污蔑他人,从没改过。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他们都很狡猾,为了名利(就咱们是纯粹)

等等,“最会伪装”“改密码,然后独霸网络平台”?怎么这么眼熟的剧本???十年后就上演在我身上。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她很看重我,听我摆布,但咱不去给影楼做

于是,溟、欧阳、还有过去一年里所谓的义务设计一百套订单的事就消失了。通过造谣,完成了第一次的成员筛选和清除。

刘帅后续找到了寒音馆主,说可以请寒音馆免费的把所有衣服都做出来,我们都是义务的,告诉我——为了理想,尽管出方案吧。

 

6、三人小组成立

 

2006年,我在杭州读大学,寒音馆是当时最早的一批商家,也在杭州。当时还知道汉榴莲大姐等也在尝试探索。刘帅来杭州找我们,第一次线下见面后,我们决定开始正式筹备。

对方还发来之前自己做的作品,以及根据日本复原的模仿。当然和唐代复原相去甚远。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刘某本人过往实际水平作品及2006年对日本复原模仿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和你合作,你顾问、你设计、你写一下,很容易的

同时还提到了,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我出全套方案,由寒音完成全套制作,还可以结集出版,“想要你写一下,很容易的”。(那他做啥呢?)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用在别人书,大家还会认为图片是他们搞的(你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最后都是你搞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要我给别人做事,我不习惯(我来给你做事吧,我习惯)

并且再次强调,如果出书的话,别理其他人,出出来成果都被其他人拿去了,和他合作就行。“你帮我”“我们不搞长篇大论,没意思”“我们都是义务的很纯粹为汉文化”“他们自己忙去吧”。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鬼才愿意帮他们配图(那我做鬼,我帮你配图?)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有这些计划,你帮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做什么你都得帮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必须有你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回顾这段对话,在正式开始制作前,我们确实也意识到资金投入问题。当时我认为,客观的学术性复原,最合理的模式应该由相关机构、院校、博物馆支持,能保障作品客观学术性,保障参与人员不需消耗过多其他精力,或者也可以在资金相对充裕合理的历史影视剧中得以体现。

如果没有合理资金支持,召集成员自行筹措、义务投入,则需要慎重考虑投入资金、技术成本如何共同承担,以及作为共同作品未来如何归属、或产生盈利问题,否则将埋下严重隐患。

在几种可能里,没有任何资源的刘某,选择了最贪小便宜、最不合理、但成本最低的方式:即初期考证设计制图、下单跟单、裁剪制作、妆造摄影、后期文案推广运营均物色可免费利用之人义务投入。甚至连唯一需要投入采购的面料,也不自行承担,而是以加入小组为名让成员共同支付。

而刘某只投入了部分面料费用和部分跟进,由其他成员承担了绝大多数其他成本和劳动心血成果,从零开始完成作品并逐渐形成影响力以后,将所有集体成果占为己有,但隐瞒真实意图。

(但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离开以后,依然还是做到了光明正大、合情合理合法的模式)

7、本命晋唐宋不想做明

在复原内容上,我们开始有了初步的分歧。我的意见先选择历代相对典型代表性、有考古依据、图像、文献资料相对充分的形象入手,相对严谨,再进一步探讨资料相对缺乏的形象复原。

对方则有强烈个人倾向,喜好晋唐宋,希望趁早占坑开发,要做第一人和唯一一人,以免夜长梦多;排斥明代,并希望从资料较少的形象入手。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如果现在有人要做唐宋我会很紧张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咱们三人一起做,寒音也掏钱。翻来覆去怕人争,天下只能我们做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天下只能有我们一个团队做复原。拉上寒音。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最后老命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内心不满有人做明以前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如果只有明代我就不搞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只是不喜欢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就是先做难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不痛恨,也谈不上喜欢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不喜欢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所以第一期只做了粉色道袍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别人做的就不做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喜欢做没资料的

反复商议下,我选定了初步的复原计划:还是尽量兼顾历代及资料丰富情况。其中的战国马山、西汉马王堆、晋襦裙、唐圆领、南宋黄昇、明曳撒、明道袍等等,为符合我对理想复原标准的实例:有完整的考古传世实物、有相关图像、文献、雕塑佐证。能进行相对完整的制作和解读。(数年后进入专业服饰史研究后,才意识到即多重证据法)

我个人一样也对唐兴趣较大,所以也加入了若干不太符合充分资料标准的初唐新城长公主壁画、武周阿斯塔那俑、开元仕女衫裙、开元袍袴、南宋村妇等形象,虽然缺乏全套完整实物,依然可通过图像、雕塑、文献以及同时期织物进行推拟再现。

(题外话,数年后孔府大展开幕,看过实物后依然主观厌明,让我已经感觉到有点过于有色眼镜,有点不耐烦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全部很差。。。

8、正式开始制作

此时,正式准备在寒音工作室开始进行复原制作。刘某来到杭州,曾寄住我校和寒音处,一同采买面料,开始现场制作。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15一米的面料、免费的方案设计和制作,最后私下上万变卖。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想让我每天翘课,坐两个小时公交车去滨江的寒音家盯制作(现在看真的无语)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共同采买面料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出各种图和方案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随便做做就行啦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要主动去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当然,拍完你再接着修图排版撰稿,我放心。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不仅有学业要忙,还在负责学校里的新闻部门,同时还三不五时坐着两小时公交车去寒音家现场定版型,盯制作,或者三人一起去各大面料市场淘面料。听起来好像很累,但当时似乎精力无限没感觉累。

印象很深我几次从寒音那刚结束还赶回学校开例会。后来拍摄的时候,模特里还有隔壁部门找来义务帮忙的。

(人生的机缘有时候非常奇妙,与此同时,我在学校里还加入了一个小小的设计团队,做各种广告、平面设计。我是唯二设计师之一,另外还有一位工程学院的。毕业后我继续做工艺工作和复原,他加入了天美工作室的初创,做了王者荣耀的原画。十年后,天美找我做讲座才又重逢。)

 

9、为何色彩总是过于刺激

 

在色彩上我们也偶有分歧,常选择过于离奇不合理的色调。后来才知其因。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一直以为是不是我自己对色彩的容忍度不够。最后才发现,我的审美被PUA了。

10、继续计划出书

同时,这批作品出来的初步计划,还是出版。但不愿做学术解读型,不希望放太多资料,甚至说图也别放全,留几手未来用在别的地方。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咱组个研究小组(都你研究出来)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出方案、寒音做、拍完你写,你来排版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再做个展。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随便放几套一本书可以了吧?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修完排版我看看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文章靠你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修图,修完你排,修不好找你同学或者谁(总之发动一切你的免费资源)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理论方面有你一人就够了,我再诓几个干活的进来

 

11、正式推出:小组?时代装束小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得亏没用这个名字,昨天一查那个时间点,简直后怕。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刘帅想照抄日语,我坚决反对用“时代装束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最后决定就用装束,前加中国,后加复原。打上去的时候我临时改成“妆束”,一则考虑包括妆造,二则中国文献中此用法也多。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发布以后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12、不要混搭、不要乱搭,造型饰品要配套

 

我希望这不是一件仓促草率的事,刘某为了快出成果占坑,反复提看不见的不必做了,没实物的差不多得了。

但记录里,我还是看到了当时我坚持陆续确定的一些标准。要有搭配、组合层次、时代同期的概念。没有依据尽量不要瞎编,暂时回避。不要被过多的个人喜好影响,这不是自己家的衣柜。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直接甩锅寒音做错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不想做有实物的,直接放图资料。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快点发,今天全发出来

13、陆续开始私下对接、删消息。

开始陆续发布几批作品以后,受到热烈反响。开始陆续有导演、爱好者、单位发私信联系合作或询问定制。但私信消息频繁消失,并进行私下对接,接受定制售卖。被发现后拒不承认,以清除垃圾为托词。

这也是我第一次对他的小动作提出质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留言没用啊所以删了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不接受流言(这个传统延续至今,一有异议,立马删除并全网拉黑)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私信不清爽,我对接完了就可以删了

14、不署名

 

开始我每则都会写一个复原说明考证,将参照实物依据、辅助依据壁画陶俑文献,以及面料纹样来源,版型款式附上。

另外就是参与人员名单,一般是我考证、寒音制作,刘某有时写面料,但实际上面料也不全是刘某跑的,依然要我们三人共同负责。所以有一天刘帅说这样署名很不专业,还是网名,那以后不署了吧。

我毕业到北京工作后,只能远程提供方案画图以及每个月借出差机会顺带去现场盯拍盯制作,做后期。有时候也没给我确认突然就发了,而且只署了他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又直接甩锅给刘宇,对证以后我才知道他甩了多少锅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还想直接用日风建筑拍照。我因为这个,专门写了一篇《唐代彩画》劝退,后来因为那篇文受邀参加c太太客厅彩画沙龙,认识了小奚老师,几年后,推荐我加入了《国家宝藏》的专家组。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咯噔!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榨干我和我的同学们,继续吸血我的同事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我发现有好多服饰尤其礼服制度上用罗,市面上没有,找了好久,网上找到一家厂的联系方式。一直让他去不去,最后只能我自己趁出差等大闸蟹蜕壳的空挡去考察。考察完了还是让他后续去一趟。(当然,最后的故事就是这批定制的绫罗,被他私下卖了,还被很意外的在朋友那看到)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14、开始做品牌商业化

尽管我们发现其隐约在私下接单,但顾及情面不多计较。而刘某同时也表示,古装汉服不赚钱,赚钱要做时装,永远看不上国内汉服圈售卖。并正式注册品牌,请我们帮忙设计修图推广(义务),我们也都很支持。由于时装品牌是其独立运作,和复原作品无关(虽然会采用同款纹样面料素材,并还会找我做图修图),所以并不需通过大家同意。

起初起名“采桑”,后改“桑缬”。时装不太有起色,又有大量作品询问定制,便开始私下对接导流,通过桑缬售卖古风服饰甚至直接出售复原款。但与小组其他任何成员均无关系并均无告知,甚至通过暗号接单,可见其为人。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大陆古装圈我永远看不上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多年来不断免费使唤、出方案、制图甚至为其商业品牌帮忙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其私人国风品牌,大家知情支持。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2013年依然拒不承认在售卖作品,但其他成员并不反对售卖,其依然想绕过所有成员独吞。

 

15、新人的加入和“离开”

2009年,第一批作品发布以后,刘某表示有新人加入,可以注入资金,还可以负责去跑经费、博物馆。于是我负责方案,寒音制作,新成员刘宇也支持一定资金,参与复原制作和经费对接。2013以私下对接“招摇撞骗”为由被单方面通知开除。(但最大的私自对接招摇撞骗者其实就是刘某本人)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希望不计回报资助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2013年,刘宇突然被刘某以“私下招摇撞骗”为由开除,而当时恶其他成员均不知情。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头两批作品推出后,开始计划踢出寒音,但一直2016依然在免费使用寒音资源。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16、终于准备出书

2013年,刘某表示为了赶在某活动前印出作品集推广,要开始准备出版。希望直接由我来免费修图、排版、撰找厂印刷。(希望沿用之前一样的诈骗套路:我们都是义务的,你不是在出版社么,你也能编,那找你来弄再同事帮忙,用你们厂。最后我来卖,收益全归我,但我们这不是商业化。)

听起来离谱吗?但刘某确实就是这样想和打算的。最后想了新招,通过网上众筹,以小组多年建立的信任众筹四十万,再开后台上限增了十万,筹集出版经费。由粉丝免除书号费,成员免修图、排版,印刷后全部由其个人销售,所有众筹款及销售款全部落入个人手中。其他成员甚至连书还要自己掏钱买。

当时我的心情是:自己参与策划,写了完整剧本,挑选演员,盯现场拍摄,自己剪片子做后期,自己推广宣发的一部电影。最后不仅没有一分工资,在院线突然上映后还要自己买票去看?!

于是这件事让我第一次严重不快,商业化甚至私下商业化都无所谓,做各种开发也无所谓。但书都不给我一本,真的有点过于离谱过分了。是榨干奶牛了连草料还要牛自备吗?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从那以后,虽然不快过一次,刘某赔礼道歉称忙着发货忘了寄书(至今未给)。我依然持续为其供应各种资料、方案、图稿、修图………刘某越发肆无忌惮进行商业展览、售卖、定制、走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你付费了吗,就随便浪费别人的宝贵精力?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直至将账号密码变更,抢注公司商标后,将我事实上踢出,有了篇首的最后一次对话。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17、向前看却不放过

 

电话中,我最后表示:可以放弃一切收益,但请发布作品前让我再次核查一次,避免出现混搭、时代错位、层次有误等等情况,误导大众,对得起这个一手从零开始搭建起来的作品系列。

刘帅表示:

“我承认你帮过一点忙”

“也和我身边的朋友说你帮过忙”

“但我也有找别人帮忙啊”

“我又不是只有你能帮忙”

“要是你觉得理念不和,离开就是”

你帮过忙,离开就是。

回想十年前的对话,心寒到了极致。

此时他已经变更账户密码,抢注公司商标,和我说离开就是。

无可奈何的我,不想破坏这个一手养大的孩子。只能选择继续向前看,从此再也不再任何场提及小组任何头衔,不与清除后恶小组产生任何关联,只用自己作品。所有的单位、机构、朋友都可证明,从不抹黑,并陆续完成了以往在小组中没有实现的作品和计划。

但也是从被迫离开的那一刻起,持续不断恶意造谣、抹黑、倒打一耙、脏水、污蔑、破坏就一直未停。已有大量机构、合作方表示曾受到现小组自称联合创始人胡某(但本人创始近十年并未与其接触,不知道是在哪个宇宙次元创始的)与刘某的猛烈攻击,甚至放言封杀或封杀与本人有合作的人员,要给我下马威,要雪藏合作合作过的模特,要其他老师站队,“有他无我”,否则以后不借衣服。发动水军、小号长期攻击,观感极其不佳。包括与我根本没有任何接触没有任何恩怨的@自得琴社 也曾对我发起莫名攻击,甚至强迫媒体用某学校新加入的迟某汇的照片名字替换我的采访(好意思?),对我的污蔑其他不说甚至还离谱到包括称我色弱(听到这个我真的?)、招摇撞骗,甚至发布公告寒音冒名顶替……但我方一直未口吐任何一句恶言。

我一直不解,为何本人已选择了隐忍、向前走、不计较、放弃所有、拱手相让,为何对方依然不依不挠、赶尽杀绝。

花了三天三夜读完记录,我才恍然大悟:

他自始至终未变。

并且,原来我已经彻底要了他的老命。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2009年就精准判断了自己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平静可能只是一瞬

复原小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贪婪敛财的骗局

weinxin
我的微信
我的微信
请扫微信与我联系
中国汉服网
中国汉服亮相威尼斯 汉服资讯

中国汉服亮相威尼斯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参加汉服巡游活动的意大利青年与现场观众(右一)合影。 近日,在意大利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中意两国青年向威尼斯市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展示了中国传统服饰。作为威尼斯狂欢节的...
汉服红妆里藏着年轻人的文化表达 汉服资讯

汉服红妆里藏着年轻人的文化表达

春节刚过又迎元宵,年轻人的仪式感、古人的习俗在传统节日碰撞出新韵味 “专门穿上喜庆的汉服拜年、串门。”对宛宛来说,这是一种仪式感,“这一身扮上,流传在诗词里、古画中过节的感觉就来了”。 ...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